三国杀kill | 手機版 | 設為首頁 | 收藏本站

拳擊

搏擊

特色

當前位置: 三国杀kill > 拳擊新聞 >

張治國評拳:一拳爆肝的終級秘密

三国杀kill www.ffdof.icu 時間:2019-05-26 11:24 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帽子先生 點擊:次 收藏 打印

10場拳擊比賽提前結束比賽,其中大概有8場是擊打腹部造成的。 當年霍普金斯一個左勾拳重擊德拉霍亞的肝臟,讓德拉霍亞倒在拳臺上痛苦地翻滾;田中恒成在和維克薩盧達爭奪WBO世界拳王頭銜時,前五個回合比分大大落后,甚至被擊倒一次,但是第六個回合一拳打中

 

 

10場拳擊比賽提前結束比賽,其中大概有8場是擊打腹部造成的。

當年霍普金斯一個左勾拳重擊德拉霍亞的肝臟,讓德拉霍亞倒在拳臺上痛苦地翻滾;田中恒成在和維克薩盧達爭奪WBO世界拳王頭銜時,前五個回合比分大大落后,甚至被擊倒一次,但是第六個回合一拳打中薩盧達肝部,KO獲勝。

拳擊在我們國家有著眾多的奧運體系基礎,職業拳擊出現的比較晚,都還沒有形成特色的體系。大多數資深教練員都是從奧運拳擊訓練體系出身的。雖然現在很多職業拳手已經在向職業的打法改革,但訓練體系的根基還是源于奧運體系的打點得分系統。所以很大一部分的戰術還是采用快進快出的打法,盡量保持在對方臂展之外的距離,也就是所謂的安全距離。這樣的戰術導致大部分的攻擊點都在頭部。

然而在職業拳擊中,以擊倒方式盡快結束比賽獲得更高積分的打法是主流。但擊打頭部擊倒的難度大,概擊倒率遠遠低于擊打身體。所以增加對身體的擊打,是我們國內職業拳擊系統中,各位教練和拳手在訓練過程中需要加大份額的戰術。

在查閱相關資料和咨詢各方專業人士之后,本文從人體學的角度和運動學的角度分析: 擊打肝部的重要性,人體科學原理,具體拳法要點。

首先務必了解頭部擊打的問題。

坦白的說:盯著頭部擊打的戰術,很難立刻產生傷害。這是一個現實的問題。

當你頭部被擊打時候,可能你會感覺眼冒金星,也許會思維減緩,反應遲鈍,但并不一定有疼痛的感覺。直到回合休息間,當助手拿冰袋過來敷頭的時候,你才會感到頭皮層面的疼痛,又或者是比賽結束后一覺睡醒第二天,你才感覺到頭痛。

這就像一個人喝醉了酒的感覺,雖然大腦和身體已經失去平衡了,但是身體任何部位并沒有疼痛感。所以沒有疼痛感的時候,大腦任然會支持身體繼續工作。

也就是說人的身體不會因為頭部遭受擊打而立刻變得軟弱無力,也不會因為頭部擊打而失去意識。只是因為腦干在頭顱內不?;味蛘咦捕悄詒?,大腦會覺得身體找不到平衡的感覺了,會不自覺地試圖讓身體跌倒在地上,并進入仰臥或右側臥位,以重新找回平衡的感覺。

所以很多被擊打頭部倒地的人,他的意識是很清晰的,只是他的身體不聽指揮,就是這個道理。

在拳臺上,很多拳手在大腦持續遭到重擊之后,表面上看起來并沒有什么事。直到某一刻的一個重擊,終于讓大腦知道醒悟:原來已經受到傷害了,是時候?;ぷ約翰荒茉偌絳?,于是他就關機了。但是這有一個遲緩的過程。

所以我們在談到拳擊比賽中對頭部的持續耐心地擊打,所造成累積傷害需要到了一定程度才能KO對手,就是這個原理。

當然這也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:很多拳手在比賽中已經遭到傷害了,但是他們并不知道身體其實已經遭受的痛苦,還靠意志在堅持著。裁判和醫務人員也并沒有能夠發現內在的問題,只是比賽結束后才發現拳手已經遭到了致命的傷害。國內外比賽都已經不是一次出現這樣的事故了。

所以裁判和賽事監督包括醫務監督在比賽中,一旦看到拳手頭部連續收到重擊,務必在每一回合休息間上前詢問情況。必要時候寧可終止比賽,也要?;と職踩?。 一場比賽的勝負和一生的健康比起來實在微不足道。 這也是為什么業余拳擊需要站立數8的判罰,都為了?;つ昵岬目夠鞔蠆蝗韁耙等值囊滌噯?。

擊打身體

現實的說,相比較于對頭部的擊打,對身體部位的猛烈擊打,更能夠給對手造成快速和劇烈的傷害。這都是因為對身體的擊打能夠產生劇烈的疼痛感,而對頭部的擊打不會。

通過對身體的擊打產生疼痛感,可以有很多種劇烈有效的方法:比如說擊打胸口,胃部,脾部。但是比起這些部位,擊打肝部最最最直接快速有效。

肝臟是人體最大的腺體器官,當它恰好被擊中時,它會讓人體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衰弱感覺。它會瞬間產生巨大的疼痛感,刺激交感神經(也叫迷走神經),甚至短時間讓人無法呼吸.

這時候就算拳手精神意志上仍要繼續戰斗,但身體卻直白地告訴大腦想要放棄。

為什么肝部擊打如此兇狠激烈?

肝臟是人體最大的內部腺體器官,也是我們的身體擁有的最重要的器官之一。肝臟受損可導致死亡,出問題的肝臟如果沒有及時移植,功能喪失,那將100%產生致命的結果。

那么,為什么肝臟受到打擊會導致如此極端的反應,而身體其他重要器官的位置卻恰恰不一定這樣呢?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在人體內的地理位置。

 

在這張截圖中,你可以看到肝臟位于右上腹部。肝臟很脆弱,因為它只受到胸腔最狹窄部分和一層薄薄的肌肉的?;?。他的位置在胸腔下方或第九和第十根肋骨之間。而且肝分成了兩段,通過外力對其擊打,就像擠壓氣球一樣,擠壓右側肝部,讓左側肝的后部受到急劇擠壓膨脹。 而且擊打導致的肝臟以5米/秒的速度向斜上運動,就這一點已經能夠造成足夠的創傷了。一個普通人的平均打拳速度約為6米/秒,而職業拳手的出拳速度可以超過這個數字的兩倍。

 

這里我們可以看到肝臟的位置、質量和大小。中間是有部分隔離的。

肝臟內部是柔韌的纖維組織,其中左側最大的部分是朝向腹腔外的,在腹部右上部分受到撞擊時,所以當肝臟的外部部分受到撞擊時,它會收縮,導致內部部分膨脹, 而且會造成大面積的表面暴露在傷痛之中。

想像一下當你擠壓氣球的一端時,氣球的另一端會發生什么。

 

肝臟充滿了組織纖維、神經和血管。當肝臟的一端膨脹時,這些相互連接的部分就會暫時分開。這引起了交感神經的反應,而交感神經正是人神經系統中最長的神經。

 

交感神經從大腦進入呼吸、心臟和胃腸道器官。所以當肝受到擊打刺激交感神經后, 呼吸,心跳,腸胃會同時感到異常難受。

擊打肝臟的效果迅速而且殘酷,能導致整個內臟系統立即疲勞,產生劇烈的疼痛。肝臟的痛苦,會觸發交感神經(迷走神經),激活自主神經系統的反應,自主神經系統控制著身體的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功能,大腦受到沖擊開啟自我?;す鼗J?,甚至會在短時間之內失去呼吸。

如何做到肝部擊打?

一拳爆肝就立刻可以結束一場戰斗,或起碼讓你的對手因為痛苦而希望快點結束。很多比賽都是以擊打身體的方式終結的, 特別是擊打肝部。

那么如何最直接有效地擊打肝部?既不是簡單地左直,也不是簡單的左勾。而是在擊打時根據肝在人體內地自然方向,左手采取一種稍微斜向上地角度,介于左平勾和左上勾之間的打法,好像是挖土的鏟子!當拳鋒接觸到對手肋骨部位之后,有一個往左協商方向送力動作,以讓力穿透進去并傳導至整塊肝部。

當然了,大部分的有效重拳擊打都需要有其他動作預設,騙出空檔。上下結合的拳法組合就是擊打身體的最常用的方法。也就是說,先攻擊對手頭部,人的自然反應就是抬高手臂防守護頭,這時候對身體的防守就會露出空檔。同樣的道理,對身體低位的擊打也會讓對手的防守下放,從而露出頭部空檔。

另外一個組合就是內外組合,先是利用直拳或者上勾攻擊對手中線,讓對手兩臂收縮防守,從而露出兩側空檔,拳手隨即對身體的兩側進行攻擊。

如果你仔細觀察泰森的拳法,你會發現他在上下組合的運用上,內外組合的運用上,發揮到了極致!很多KO都是這樣打出來的,并不是簡單的利用直拳重拳KO的。

所以說,針對身體和肝臟部位結合起來攻擊, 是給對手制造痛苦和自己贏得比賽的一個絕佳策略。

那么反過來說一個拳手,又該如何面對這種組合攻擊做好防守呢?

哈哈, 這就是拳擊和格斗中最大的悖論之一了。

答案在于:抱架從緊,但又不能太緊。拳手的身體需要收縮起來,并且稍稍向后收縮,手臂抱架需要緊貼身體。但又不能太緊,太緊了會限制呼吸浪費體能,而且無法快速還擊。

其實不管是比賽還是生活, 緊張都是拳手自己給自己造成的麻煩。任何時候一個拳手都必須保持冷靜和放松,但又不能過于放松,戰斗姿態和防守意識隨時都必須保持高度警惕,盡量做到無可挑剔,讓對方找不到機會。

不過在拳臺上,體能疲勞和呼吸紊亂,甚至出拳和移動不夠勤奮而密集,都可能導致防守松散。

保持警惕,抬高抱架貼身防守,壓低收縮整個身體重心,這些是防守好肝臟和身體擊打的要領。一旦拳手出現警惕性不夠,或者懶于抱架防守,對方的擊打立刻就會讓你付出痛苦的代價!

不過,文章收尾前,我想告訴大家:甚至有人假裝被爆肝,而在比賽中緩氣恢復!

2019年5月31日在上海的中日對抗賽,烏蘭對陣日本人山內的比賽;第六個回合一分50秒,日本人對烏蘭腹部打出一拳,烏蘭隨機蹲在地上。央視解說李青生老師當時說,這拳怎么回事?難道打到肝部了? 我們在現場觀看的人也是一臉懵逼?;贗紛邢腹鄄焓悠?,發現那一拳其實并沒有打到烏蘭,而是從胸前滑過打在了烏蘭的左手手臂上。 上個月見到M23教練任紅寶,我對當時情況提出疑惑。任紅寶告訴我其實當時烏蘭時頭部遭受對手累積擊打,有些暈厥,擔心再拼下去可能被擊倒。乘此機會,蹲地休息,而且正好破壞對方節奏!

聽此一說,頓時對烏蘭有個新的認識,且不談技術是否細膩速力是否很牛,就這個拳臺智商,著實讓人驚訝。

一拳爆肝,這個詞雖然多數用在拳擊里,但是這儼然已經成為生活中,一次又一次經歷的挫敗和崩潰的代言了。

我想告訴大家的是:你打出這一拳的感受,肯定比你挨這一拳爽快多了。


頂一下
(7)
87.5%
踩一下
(1)
12.5%

發表評論
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
最新評論